离梦之殇 如梦之境

To See Outer. To See Inner.

随记·回顾

又是许久未写博文了。

虽说一直有陆陆续续地小幅度修改博客的样子,但是一直不知道要写些什么。

这次我便想来回顾一下这将近半年。今年暑假,我终于从高中的囚笼中逃脱出来,说实话,高考发挥并不理想,去了一个自己曾不太想到的学校里。也有些高中同学,决定回去读高四。我曾想过回去复读,但最终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我觉得我可能就不太适合考试这种东西,在正儿八经地要考试的时候,我总容易手慌脚乱,失去对大脑的控制。可能我没有选择复读,可以说是一种逃避,逃避我内心对考试的害怕,以及我内心所鄙夷的一种为了应试而学习的目的。

但是当我选择不再徘徊在高中的时候,我又似乎进入了另一种噩梦般的状态。我失去了我的目标,开始迷茫。在我初中的时候,我选择忙里偷闲地去学习编程,但是在平时还是有个大体的目标,也就是考上一个好一点的高中;在我高中的时候,也还是有这样的一个众人普遍的目标——考大学。那时,尽管很多时间都被应试学习所挤占,但是我忙里偷闲学的东西似乎也还是有的,感觉时间还是能硬生生挤出来来干一些事情的。但是在今年高考完的暑假里,看上去我有了许多的时间,包括博文也有好几篇,但是很多时间都是在浪费和无聊之中度过的。

许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一边我有着许许多多的时间,令我感到十分地无聊和空闲;另一面我有很多可以学的东西,但是我却又已经反而难以静下心来去学习。或许是我放纵自己在心理舒适区待得过于舒适了,也或许是想着刚考完高考的暑假,就当作自己放松一下,等到入学了之后再去认真学习。说实话,我感觉我的暑假过的挺失败的,既没有找到我的目标,不知道自己要干嘛,也进一步消磨了我前进的动力。

按照我在初中开始的对编程的兴趣,我本想着我就是会选择一个与计算机有关的专业吧。但是在高中我又开始对物理产生了一些兴趣(在初中,我都没有明确地形成物理这个概念,因为理化生是混在一起的),所以我在选择去HDU之后,填志愿的时候,我在选择EE还是CS之间也犹豫了很久。

照我之前拿到的数据,HDU的EE无疑更厉害。但是大势所趋,CS的分数线毫无疑问地会比EE更高。在选专业之前,我都并不知道有EE这种东西,但是在我大概地查过资料之后,我的感觉就是EE较CS而言,更偏向于硬件的底层。最终我在明知CS分数高的情况下,在填报的志愿里,还是把EE放在了CS的前面,我也不知为什么。最终的结果,也很是有趣,我的分数不及CS,少了两分。所以,就理所当然地进了EE。

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和我奶奶解释我的专业到底是干嘛的,也说明了其实我有些稀里糊涂地就进了这个专业。

和我的几个同学比,感觉HDU开学算是比较晚的了,毕竟都快接近九月中旬了。在军训期间,说实话,每天也都还是比较累的,在寝室也睡的特别及时,所以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学东西的时间了。等到军训完,便已经是国庆了。国庆之后也算是正式开始上课了。

一个星期有课的时间,满打满算其实也就只有三天半。也就是意味着我在一个星期之内有着超过一半的时间是基本上可以算是完全自由的。但是呢,说实话,我基本都没有好好地利用起来,以至于我,在这个学期即将结束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个学期我到底学了什么。对于老师布置的任务,完成得也近似于敷衍;对于一些两千字的大作业,我基本上都是没什么用心在里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的时间到底应该用来做什么,我甚至开始不知道应该学什么了,还是根本就没有静下心去学那些的毅力。

第一个学期的几近自由的大学生活,让我感觉一点都不好,自由得让我感觉我仿佛只是在这里虚度时光,痛苦地品尝无味的岁月静好。我曾所渴望的自由生活,仿佛已经彻底被懒惰和欲望所挟持。这是真正的自由么,还是被自由奴役?

正如自由地选择在飘雪的冬天继续缩在温暖的被窝里一样,你也可以在去往前方的路上自由地选择继续呆在那个舒适的囚笼里,而止步不前。

当我有了选择被欲望囚禁的自由,我会继续选择自由,还是‘自由’呢?


写于飘雪杭城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下午

Proudly powered by Hexo and Theme by Hacker
© 2021 Rainbow Yang